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沈丁立:重弹旧安全观老调是历史倒退

未知 2019-08-29 18:32

自国家出现以来,在以生存和安全为导向的发展过程中,人类形成了一种传统的安全观,即以国家为单位的国家间零竞争和负竞争的思想。在这种价值下,一方的担保增加,必然伴随另一方的担保减值。这不仅违背了理论的可能性,而且客观的现实也不允许竞争国家同时提高自身的安全利益。

旧的安全观陷入了无法解决的困境

冷战期间两大军事集团之间的竞争和对抗直观地诠释了旧的价值观。一方面,由美国领导的新教西部基督教团队在华盛顿的领导下聚集。另一方面,以苏联为首的东方集团遵循莫斯科的命令,以“新的变革观”为首。如果说这两个阵营只与各自的集体安全形成联合防御,这也是通过联盟来加强团队成员安全的一种方式。然而,在旧安全观的指导下,两大军事集团犯下了两个致命的错误。

一方面,北约和华约都自命不凡,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发展方式,那就是实践自己的模式。在他们各自的概念中,他们承担着拯救世界的责任,并把彼此的存在视为他们面临的威胁。他们不仅容忍联盟之外的国家不与自己合作的权利,而且还对体系中所谓的“越轨”小伙伴施加压力。第二,因为他们把彼此的发展看作是一种威胁,所以他们竞争很激烈。从发展核武器到洲际导弹,从发射卫星到登月,我们努力证明我们是真正的世界领袖。

这种将另一方的存在和成就视为威胁的安全观,并不是一种努力超越它的健康心态。据了解,苏维埃加加林是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宇航员,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的荣耀;美国阿姆斯特朗是第一位登上月球的宇航员,也是包括苏联在内的全人类的荣耀。然而,这两个国家都不能正确对待。在他们当时的冷战思想中,对方的成就恰恰证明了他们的制度不够优越。因此,我方唯一正确的对策是投入更多的资源,制造更多的核武器,发展更具威慑力的运载工具,拥有几十到几十次相互毁灭的能力,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那么,对于具有相同老式安全概念的竞争对手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双方处于不可撤销的“安全困境”。

中国和美国曾经放弃了旧的安全概念

,击落了一个超级大国和另一个超级大国。因此,人类进入了后冷战时代,也为国际社会调整其安全观带来了机遇。新世纪初,恐怖袭击、气候变化、金融危机和流行病已成为真正的威胁。在所有这些情况下,各国必须将其概念从传统的基于国家的零和安全概念转变为面向处理跨国威胁的共同安全概念。在新老安全观的转型期,中美两国一度摒弃旧安全观,积极推动新安全观的共同发展。

例如,在国际跨境反恐问题上,中美双方达成共识,认为中国将在边境防御、金融反恐等方面提供帮助,而美国被列为“东突”国际恐怖组织。n.中美两国安全部门在跨国犯罪等问题上的政治合作取得了突破,取得了良好效果。在气候变化领域,中美合作逐步走向良性发展,最终成为两国签署《巴黎协定》的首个国家。在核安全方面,中美两国不仅达成了共同反对国际核恐怖主义的共识,而且还合作建设了中国国家核安全示范中心,运用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培训了世界各国的核安全专家。为中国和世界服务。此外,面对埃博拉疫情的蔓延,中美两国首次派出卫生工作者在非洲并肩作战。

标签